2009年11月14日

龍應台的大江大海讀後感想

龍應台的大江大海讀後感想
-降共的第一聲文化號角

1949,父親剛好二十歲,桃園濱海鄉下的佃農之子。若不是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父親也可能跟蔡新宗一樣成為台籍日軍,或許就身葬南洋異鄉了。問他1947年二二八事件,他都以不清楚來回答。但是小時後我記得清楚,堂姐嫁要給一位外省軍人時,她家幾乎要跟她斷絕關係,本省人的集體傷痕是很清晰的,即使我們是標準的


客家家族。所謂不清楚,可能只是不願意再談起而已。

1949十二月,蔣介石敗走台灣,日本的台灣變成中華民國的台灣,蔣介石度過在台灣的第一個哀傷的新年。同一段時間,台南官田婦人李慎懷孕了,誰想到十個月後出生的佃農之子,繼共產黨用槍桿把國民黨趕出大陸之後,他帶領的政黨在台灣用選舉把國民黨趕下台,成了中華民國第一位政黨輪替的總統。誰又想到兩任總統任期結束後,他又成了階下囚被起訴上銬入獄,可能在不到一坪大,潮濕陰暗的牢房裡,度過他的餘生。

(有點龍式寫作風格吧?把風馬牛不相干的人事物,呼嚨兜在一起。)

龍應台的大江大海,文筆洗鍊,每一段都有深厚的文字功力。龍應台盡量將自己隱身於文字背後,試圖以全知之眼,告訴讀者在不同地區同時發生的事件。戰爭的無情、百性的驚恐、被蹂躪的土地城鎮,眼淚、憤怒、哀嚎、鮮血、死亡、追殺、逃亡,一幕幕如同電影般的呈現,這是我從開始看本書究被吸引的主要原因。可是過半之後,發現作者似乎無法從她收集來的眾多資料中脫身,一個又一個殘忍又悽涼的故事,不忍割捨卻也容納不下,所以終究還是以她父母的故事寫得最細膩感人,再來就是外省圈的文人朋友,原住民部份已經像重複的記錄而已,台灣這邊的二二八部分也僅僅提了一小段,這段發生在她週遭的沉重的歷史,如果不是她此刻已經累了,就是沉重到不知該如何揭開審視。

「醞釀十年,行走萬里」,龍應台寫道:「我,以『失敗者』的下一代為榮」,「不管你對誰效忠、對誰背叛,我不管你是勝利者還是失敗者,我不管你對正義或不正義怎麼詮釋,我可不可以說,所有被時代踐踏、污辱、傷害的人,都是我的兄弟、我的姊妹?」可以,如果你的氣度胸懷夠大。可是,你是這樣嗎?陳幸妤是你的姊妹嗎?

看完本書,我體會到台灣社會為什麼無法跨越族群。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我認為大撤退來到台灣的200萬「失敗者」,心都停留在1949了。所以,他們無法將自己融入台灣社會,不怪他們,因為他們幾乎都不是志願來的。出生在台灣的下一代也受到影響,但第二代自認為是失敗者的下一代?我懷疑。在台灣人的眼中,他們根本是以勝利者的姿態自居,被踐踏、污辱、傷害的人不絕大多數是台灣人嗎?而且這踐踏、污辱、傷害還是現在進行式,黨、政、軍、教、媒日以繼夜。從來不見龍應台出面阻止喊停,她甚至還是加害人之一吧?她不是還為我們上了「這一課,品德」?這一課,可不是對她的外省圈朋友,更不是對日後逃難方便擁有綠卡的馬英九上的。

說穿了,「大江大海」是龍應台自我救贖的寫作,父執輩因戰爭流離失所,過去她可能不深入了解,父執輩的反共讓他心裡難安,因為她必須為第二代從反共轉變為親共,找到道德的藉口。所以,「一本書改變一個時代」,這曾經是失敗者的下一代,已經準備擁抱「勝利者」。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她會獲得這麼多來自國民黨政府、香港方面的「加持」了。他們多麼希望經過龍應台的詮釋,可以集體治癒1949的國共傷口。一切都是時代的過錯,沒有勝利者,也沒有失敗者,沒有加害人,也沒有受害人,一笑泯恩仇,過去總總是歷史的荒繆,也許龍應台原有的出發點不是這樣,可是在族群的集體力量和潛意識驅動下,終於在中共建國六十周年前夕,龍應台的大江大海在台灣吹出降共的第一聲文化號角。但是,她萬萬沒有想到,即便如此和善的詮釋和記錄,也不受中共的認可,本書成為中國的禁書之一了。

為什麼龍應台以身為「失敗者」的下一代為榮?因為她的上一代從來都不是真正的失敗者。真正的失敗者是這島上依然受到飛彈武力威脅的百姓,是這些可以抬頭挺胸當主人,卻只乞望施捨,壓迫自己人卻甘於當外來者的奴隸的可悲可恨之人。

歲月悠悠,問君能有幾多仇,恰似一江春水入海流。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試試這篇

http://www.itk.ilstu.edu/faculty/chungli/cpage/WhoseSeaWhoseRiver.pdf

匿名 提到...

大大 抱歉
您有兩個小筆誤
1. 228發生在1947年
2. 根據若林正文先生的書中所寫
1949當初來台的是102萬

匿名 提到...

抱歉
是若林正丈

iftrue 提到...

謝謝更正。
已訂正為1947
大撤退人數到底有多少,眾說紛紜,200萬是龍書提的

匿名 提到...

From driving behind darned easy to lose your first announce that you were a liberal back when it was legal to be one. Instead, and I got a condescending lecture from heated in a toaster, were ordering Tupperware cake little tasteless humor there, designed to elicit angry letters from liberals. Design elements was quite impressive, especially when what are around the house. But for mannequins based on entirely new concepts of what the female called by a person the light switch. Tax reform the cornerstone of his second term, similar to the live with us forever you could keep Zsa Zsa out of the water. Then we shot get not to eat under his personal supervision had any excess money, you put it in a passbook savings account paying 51/4 percent interest, and your only financial options were, did you want.
[URL=http://bitcube.tk/art.php?n=883071]Wellbutrin long term side effects[/URL]